追蹤
懶人之屋_新慵懶主義
關於部落格
新慵懶主義的目標就是清新、單純、自然、健康的新生活
  • 781981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無安全感 女大學生的27次戀愛

無安全感 女大學生的27次戀愛

新聞作者: 未知  新聞來源: 21世紀人才報.大學週刊
  不自信的初戀

  我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好女孩,在大學四年裏,我先後有27個男友。也許你會認為我花心,但我自己卻不這樣認為。我對愛情太不自信。

  165cm的身高,65k g的體重,讓我無法成為傳統意義的漂亮女生,在很多女生眼裏,我甚至是難看。一個“胖”字讓我與傳統的美女相隔萬里。

  但是令很多女同學無法想像的是,我在男生眼裏卻很受歡迎。大概是因為我男生一樣開朗的性格,使我並不像很多女生一樣羞澀。

  我的第一個男友是學校音樂系比我大一級的師兄,我對他一見鍾情。當時他身邊已有女友,我卻用各種手段讓他對我產生好感,兩個禮拜後我把他追到手。他是我的初戀,但這段感情卻沒能維持太久。三個月後我們黯然分手。分手是我提出來的,我覺得和他在一起我太痛苦了,我們走在一起,要接受太多人覺得不可思議的目光和言論。開始時他並不同意分手,但我十分堅決,在校外的小排檔裏喝得爛醉,用小刀切自己左腕,揚言他不分手我就自殺。

  我並不是喜歡上別的男孩,也不是因為他對我感情的背叛,而是我覺得和他在一起太沒安全感,這樣的安全感不是來自他本人,而是來自我的內心。

  潛意識裏,我覺得自己並不漂亮,不可能得到男生的愛,不可能得到幸福。

    我的男友們

  大三時,我已先後交過17個男友。也許有人會說我對感情太不負責任,但我卻不這樣認為。這17段感情,每一段我都用心在經營。我從沒有輕易地開始一場戀愛,相反,每次愛情開始的時候,我都覺得在那個時間段裏,我愛他愛得刻骨銘心,甚至可以為他死去。但這樣的感覺並不能維持太久,當愛情的甜蜜過去後,自卑又湧上我的心頭。

  我並不是漂亮女生,我得不到愛情,更得不到幸福。我在心裏不停暗示自己。時日稍長,我就藉故和當時的男朋友吵架,找足各種藉口分手。

  但分手後,我又覺得很痛苦,酗酒、割腕、用頭裝牆,似乎我能想到的自虐的方法,我都用上了。

  但是當我開始一段新戀情後,我又很快忘記以前的男友,重新用全部的熱情投入新的戀愛中。

  愛情于我就像水和空氣,我覺得一刻都不能少。

  最好笑的一次是和一個體育系的男生分手後,對方仍然死纏爛打。我和新男朋友逛街時與他碰上了,他對我百般羞辱,我竟沒有任何感覺。甚至拖著男朋友走時,還可以笑著和前男友說拜拜。

  奇怪的是,在我的愛情史裏,我追對方的比例居多,而我提出分手的比例也居多。甚至被我追求過,而沒追上的男生,只有一個。

  做不了情人,也做不了朋友。戀愛、分手、再戀愛。這已經成為整個大學時我生活的主線。

  灰色家庭

  我在學校裏前後交了很多男友,但對我的父母,我卻閉口不提。

  母親對我的要求十分嚴格,從小學到高中,我沒少挨過打和罵。

  努力學習,保證每次考試第一名;不准戀愛,不能和男生說太多的話。這兩條成為我整個中學時代的規範座標。母親對我的期望很高,或許是文革破滅了她對生活的夢幻,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我身上,我成為承載她夢想的容器。

  中學時代我過得十分壓抑,時刻害怕成為第二名的壓力,來自肥胖的障礙,不敢和男生說話的窘迫,成為了整個少女時代最可怕的噩夢。我現在依然記得高一時,對同班某男生產生好感,兩人悄悄同路去學校的路途,被母親堵在路口大罵的窘迫。

  因此,每次寒假暑假時,我一定會回家。而我一回家前,就會和當時正在交往的男朋友斷絕關係。交往時,即使我愛他愛得可以失去我的姓名,我也不會留下家裏的電話號碼。我怕他們打電話到我家,怕我母親知道我在學校所做的一切。

  我內心渴望愛,渴望成功,渴望讓母親因我的驕傲而露出的笑容。但我的行為卻與愛和優秀越走越遠。

  我害怕母親知道我所作所為後的失望表情。

  成績無法讓我滿足

  我英語成績很好,大一上學期許多同學還不敢報英語四級時,我就參加了四級考試。我並沒有刻意地復習,可竟意外地通過了考試。那時候我正經歷著第二次第三次戀愛,我頻繁地換男友已經讓我的室友們對我十分反感。而我意外地通過了英語四級又讓我和宿舍女生們的關係雪上加霜。

  確實啊,一個整天都沉迷于戀愛的女生,連課都很少去上,又沒怎麼復習,怎麼就如此順利地過了英語四級這道門檻呢?宿舍的女生開始對我冷嘲熱諷。

  我的性格就是如此,剛烈、自強而又自卑。面對宿舍女生對我的諷刺,我也用沉默進行回擊。我很少回宿舍,只有晚上熄燈時才回宿舍睡覺。偶爾不出門時,我躲在自己的蚊帳裏,戴著大耳塞聽歌、看書,並不同她們交流。

  因為不常去上課,和女生們的關係又不好,每當有老師在課上點名時,並沒人幫我應對。我的名字在老師和同學的眼裏已經是“壞女孩”的代名詞。

  系裏的老師們一說起我,就會搖頭。

  最後一次戀愛

  我的男朋友裏有學生,有生意人,有公務員。對每一段感情我都十分投入,但結果卻是殊途同歸,都以分手而告終。或許是感情來得太快,面對我的追求,他們很快就成為我的男友,但我並不覺得和他們在一起會有安全感。

  最後一次戀愛或許是最荒謬的。今年開學時我喜歡上一個大一的男生。對他我又是一見鍾情,但在我追求他的兩個月裏,他始終對我不冷不熱。我用盡一切方法也不能追求到他。

  挫敗感在我心裏越來越深。他嫌我胖,嫌我比他大,因此不接受我。在這樣的心理暗示下,我越發悲觀。我飛快地接受了我喜歡的大一男生同宿舍另一男生的追求,第一次和我並不喜歡的男生開始了戀愛。

  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男人如此,女人也是如此。

  我大學四年快要結束的27場戀愛裏,我唯一能記住的名字竟然是這個我無法得到的,比我小兩歲,低三級的大一男生。

  大學四年,我的收穫是幾科掛掉的成績,一張英語六級的證書,沒有女性朋友的生活,27場失敗的愛情。

  我看過心理醫生,也曾在網路上發帖子尋求發洩,但每次都僅僅是短暫的快樂。短暫快樂後是更深的痛苦。我不是人們眼裏的好女孩,我不是他們眼裏的漂亮女生,我自卑,我辜負父母的期望,我永遠得不到幸福!

  採訪手記

  第一次見到朱宇時,我覺得她是個開朗的女生。精緻的五官,健康的身體,全身運動裝,讓人覺得她是個健康且明朗的女生。但和她交談後,卻覺得她心理有太多問題,陰鬱、灰暗,對人充滿戒備,對自己充滿失望。她抬起手腕時,依稀可以看到多條割腕後痊癒的傷口。

  她就像一隻受傷的刺蝟,渾身充滿傷口,但給人留下的卻是更多傷痕。

  


 
              作者:口述:朱宇(大四女生)  整理:李成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