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之屋_新慵懶主義

關於部落格
新慵懶主義的目標就是清新、單純、自然、健康的新生活
  • 76981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視覺的謬誤_錯覺圖形(O)


“挑選”無疑是一個奇妙的過程,但這個過程主要發生在你的腦子裏而不是眼睛裏。光波傳到你的眼睛裏,然後把感光元投進你的視網膜。這些視網膜圖像無論是來自二維圖形還是來自我們的三維世界,都會在一個曲面上變成半平面形狀。因此,你的視網膜輸入圖像時存在著與生俱來的歧義。對任何給定的視網膜圖像而言,都存在無限種可能的三維狀態來傳送相同的圖像,但你的視覺系統通常只接受正確的演繹,這就是你的大腦所做的——解釋!關於你的大腦怎樣進行解釋,存在著一些嚴格的限制。此外,你的視覺系統需要把“答案”迅速計算出來。

虛幻的運動:搖動這幅圖,你將看到虛幻的運動。

賀加斯:你能找到多少處透視錯誤

 謝潑德桌面:這兩個桌面的大小、形狀完全一樣。如果你不信,量量桌面輪廓,看看是不是。
 雖然圖是平面的,但它暗示了一個三維物體。桌子邊和桌子腿提供的感知提示,影響你對桌子的形狀作出三維的解釋。這個奇妙的幻覺圖形清楚地表明,你的大腦並不按照它所看到的進行逐字解釋。斯坦福大學的心理學家羅傑•謝潑德創作了這幅幻覺圖。  

長度與透視:線AB和線CD長度完全相等,雖然它們看起來相差很大。

 方格陰影:陰影區域內的淺色方格和陰影區域外的黑色方格完全一樣。如果你不信,各剪出一個與每種方格一樣大小的窺孔,比比看。
 淺色方格不顯得黑,是因為你的視覺系統認為“黑”是陰影造成的,而不是方格本身就有的。麻省理工學院視覺科學家泰德•艾德森於最近設計出了這個不可思議的亮度幻覺圖形。

 

Ouchi幻覺:來回翻這一頁,圖案中心部分似乎在沿著與周圍相反的方向移動。而且中心部分的縱深度似乎也與其他部分不同。

 豎條紋和橫條紋的交叉部分促使你的視覺運動感測器在沿著不同方向運動。來回翻本頁時,你將會感覺到虛幻的縱深運動。這是日本視覺藝術家Hajime Ouchi於1977年發現的一種幻覺。


 

月球人:巴茨•奧爾德林的頭盔是由一組太空圖像拼貼而成的。


 

 佛蘭德斯冬日的憂傷曲調:佛蘭德斯藝術家約瑟•德•梅抓住了這個不可思議的冬日場景。試想左邊的柱子怎麼會靠前呢?

 瘋狂的螺帽:你知道直鋼棒是怎樣神奇地穿過這兩個看似互成直角的螺帽孔的嗎?
 兩個螺帽實際是中空的,雖然它們看起來是凸面的,所以兩個螺帽孔並不互相垂直。螺帽被下方光源照到(一般光線應來自上方),這給人們判斷它們的真實三維形狀提供了錯誤資訊。美國魔術師傑裏•安德魯斯創造了這個精彩的幻覺作品。

 圖形/背景:圖裏隱藏的是什麼?在你查看答案之前,仔細找找,因為你一旦看出了隱藏的圖形,就再也不能把它看成無意義的狀態了。
一旦你看見這隻狗,這幅圖就會奇跡般地重組為一些圓點拼成的狗和另一些圓點組成的背景。這證明人的先前經驗對視覺感知的重要,特別是當圖像的組成和意義有歧義的時候。一旦你的視系系統賦予一個個體圖像以意義,這種富有意義的解釋就會佔據占配地位。這也是體現圖形/背景幻覺“不可倒退”原則的一個例子。

親吻的情侶幻覺:這幅“虛幻的親吻”由美國藝術家傑裏•唐恩創作。

 不可能的樓梯:走這個奇怪的樓梯會發生什麼?最低一級和最高一級臺階分別在哪兒?
 
 沒有最低一級和最高一級樓梯,這就是為什麼說它不可能的原因。“不可能的樓梯”由基因學家萊昂內爾•彭羅斯於20世紀和50年代中期首先創造,之後它又為M.C.埃斯徹爾創作經典相片“上升與下降”提供了靈感。


球和影的幻覺:兩幅幻覺圖中,球相對於背景的位置一樣嗎?
 在上圖中,球好像落在地面,並向遠處滾動,下圖中,球好像懸在地面上方,並沒有滾向遠處。兩圖惟一的不同是投影位置的不同,這為我們解讀球相對於背景的三維位置提供了一個語境。如果沒有影子,球的位置是有歧義。視覺科學家丹•克斯廷和大衛•尼爾於1996年首先描述了這種幻覺效果。

走廊幻覺:站在前景的小人和站在後景的人同樣大小嗎?
 

 站在走廊右底部的小人和背景處的人完全相同,他是通過電腦從後景複製到前景的。兩者在大小上沒有區別,只是後景中的人距地平線遠一些。透視資訊也使狹長的走廊產生了強烈的縱深感。當一個物體在透視背景下向遠處縮進時,不但它的視角會變小,而且它向可見地平線的移動也會更近些。這幅幻覺作品在某些方面與龐澤幻覺很相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